2019年10月參展公告

10月2日-6日:
廣州 | CICF EXPO


10月4日-6日:
上海 | BiliBili World


10月2日-5日:
重慶 | 西部動漫節


10月1日-5日:
深圳 | 深圳電玩節


從泥沼中綻放出的理性之光——貴志祐介
作者:天聞角川     來源:天聞角川     發布日期:2019-07-30

文/LUS

以愛倫·坡撰寫的《莫爾格街兇殺案》為起點,推理小說這個極具邏輯魅力的文學分支已經經歷了超過一百七十年的時間洗禮,誕生了諸如柯南·道爾、阿加莎·克里斯蒂這樣大師級別的作家。二十世紀初期,在江戶川亂步、橫溝正史、松本清張等作家的大力推廣之下,推理小說開始在日本扎根,發展成日本文學和娛樂文化中重要的代表符號之一。島田莊司、綾辻行人、東野圭吾和京極夏彥等形形色色的作家則進一步發揚光大,為日式推理小說貢獻了大量精彩的篇章。除了根正苗紅的本格派,還衍生出了新本格派、變格派和社會派等諸多不同的派別。時至今日,推理小說已經成了文學體系中一個龐大而獨特的分支。虛構世界中各種各樣的偵探、助手和罪犯為我們奉上了無數曲折離奇、精妙巧合的燒腦劇場,圍繞著人性和智慧的博弈在不同的時空中輪番上演,而推理小說也隨著時代的進步展現出愈發耀眼的光芒。

貴志祐介則是這個龐大體系中一顆奇異而璀璨的明星。

貴志祐介出身大阪,年幼時便十分喜愛閱讀,初中時代開始大量接觸推理小說和科幻小說,最高記錄甚至可以一天讀完七本書,打下了堅實的文字基礎。從京都大學經濟系畢業后,他選擇了從事保險行業。雖然和心愛的小說相去甚遠,但朝九晚五的人生是最為穩妥的選擇。其間,他也有數次投稿給雜志社,但都沒有太大回響。

時間來到1989年,當時正處于日本泡沫經濟末期,政府的經濟緊縮政策讓經濟直接滑入谷底,泡沫破裂產生的環境巨變讓前幾年還對未來充滿希望的日本年輕人陷入了迷茫和恐慌。正值三十歲壯年的貴志祐介也是時代的一份子。恰在此時,保險行業的同事意外身亡,更讓他開始認真思考自己的人生該怎么走。有人說在就業迷茫的時候要從自己最喜歡的東西入手,所以在從業8年之后,貴志祐介毅然決然地選擇了辭職,把全部的心思放在小說寫作上。

縱觀貴志祐介早期的獲獎作品,似乎和“推理小說”沒有多大關系——

1986年,《冰凍的嘴》成為第十二屆早川科幻小說獎佳作;

1996年,《第十三種人格的恐怖》成為第三屆日本恐怖小說大獎佳作;

1997年,《黑屋吊影》獲得第四屆日本恐怖小說大獎。

雖然這些作品之中都有一定的推理成分,但這時的他在恐怖和科幻小說方面更為人所知,也奠定了他往后的作品風格。

如果翻查下豆瓣讀書上對貴志祐介作品的書評,很容易就能發現“手腳冰涼”“脊背發涼”這些關鍵字。對于恐怖小說而言,這無疑是正面的評價。《第十三種人格的恐怖》中給予精神分裂患者一絲希望后再將其奪走帶來的凄涼與恐懼;《黑屋吊影》中被情感缺失的扭曲反派步步逼近的壓迫感,《天使的呢喃》中被寄生蟲改造的俘虜心甘情愿將更多無辜的人類感染并成為蟲巢引起的生理不適,《惡之教典》中機關算盡的大Boss將無力還手的受害者們趕盡殺絕的窒息感……貴志老師的作品雖然有出現科幻的情節,但對于人性陰暗面的描寫充滿了真實感,用淡然的文字將非日常的扭曲平鋪直敘給讀者才是小說最大的殺手锏。

貴志祐介的作家之路遠遠沒有止步于此,1999年又推出了青春推理小說《青之炎》,一改此前陰暗深沉的基調,講述了優等生少年從惡貫滿盈的前繼父手中拼盡全力保護至親的故事。貴志祐介在描寫人性的殘酷方面得心應手,在表達青少年特有的熱血與沉穩時同樣令人印象深刻。

隨后的下一部作品將貴志祐介的推理作家生涯推上了新的高峰。在構思了二十年之后,他終于將《玻璃之錘》這部小說從腦海中化為現實。絕妙的密室謎題、精巧的布局和爽快的推理讓這部本格派推理小說獲得了第五十八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開啟了防犯偵探榎本系列。沒有陰冷的人性交鋒,沒有深入骨髓的恐懼,貴志祐介特有的理科生思維和大量的知識科普讓本作通篇貫徹著理性的光芒。環環相扣、邏輯緊密的情節讓他開始被更多的人熟知。

從貴志老師的創作經歷不難看出他是一個人狠路子野的作家,各式各樣的小說都會去嘗試。在完成了心目中理想的推理小說之后,他繼續跨界到科幻小說的領域。《自新世界》在2008年推出便大受歡迎,反烏托邦式的世界觀格局和此前的作品完全區分開來。通過超能力統治的未來社會以及在各種變異生物包圍之下生存的少年少女——這樣的內容沒有硬核科幻帶來的生疏感,甚至有一點點輕小說的味道。《自新世界》獲得了第二十九屆日本科幻小說大獎,對貴志祐介來說更像是在科幻小說領域留下的一塊紀念碑。

2012年是貴志老師作品影視化全面開花的一年,《上鎖的房間》《惡之教典》《自新世界》三部作品分別被改編成日劇、電影以及動畫,全方位搶占大小銀幕。其實早在1999年開始,貴志老師的恐怖作品就頗受電影投資人的青睞,經典的《黑屋吊影》《第十三種人格的恐怖》和《青之炎》此前已經被改編成電影,但三部不同類型不同題材的作品一口氣影視化確實是一次全新的嘗試,也是熱衷跨界的貴志祐介多年來創作積累的一次開花結果。

有人說貴志祐介的作品讀多了會讓人產生心理上的不適,畢竟他沒有將恐怖氛圍的營造放在鬼怪上,大多數作品圍繞人性的黑暗、扭曲的欲望來展開。世上最恐怖的往往還是人心,而貴志祐介樸實的文字中帶有獨特的現實感,仿佛書中的故事隨時都會在你的身邊發生,令人產生一種置身于冰冷泥沼的感覺,渾身被陰暗潮濕的黑暗包裹著動彈不得。而他的本格推理代表作《玻璃之錘》像是從泥沼中迸發出的一縷光芒,沒有天馬行空的奇幻設定,也沒有他最擅長的恐怖元素,讓你享受最根本的推理樂趣,充滿了邏輯且理性的分析,把沉重的背景和患有心理障礙的變態反派通通丟掉,甚至還有一些讓人會心一笑的輕松橋段。貴志老師扎實的文字功底和精妙的謎題設計相輔相成,《玻璃之錘》作為一部本格派推理作品問世,也得到了讀者的認可。

之后貴志祐介的幾篇短篇作品得以匯集成冊,推出了《鬼火之家》和《上鎖的房間》,為2012年由大野智、戶田惠梨香和佐藤浩市出演的改編日劇提供了豐富的素材。最新的短篇合集《推理時鐘》也剛剛推出簡體中文版,除了已經改編成電視劇的《慢性自殺》和《奇鏡殺人》外,還收錄了全新的兩個短篇。故事本身獨立且沒有過于復雜的背景,對于新老讀者而言都是不可錯過的一本小說。

貴志祐介的文字總是顯得平實與冷靜,不加過多修飾地把事物原原本本傳達給讀者。他通過真實的科學知識鋪墊,為作品組構起一個有理有據、豐滿真實的背景,就像心思縝密的偵探在推理辦案一樣。正如在泥沼般的黑暗中綻放出的一束理性的光芒,無論是最初的《玻璃之錘》還是最新的《推理時鐘》,我們都有理由相信這是貴志祐介作家生涯的心血所在,而榎本徑和青砥純子這對搭檔的故事也遠遠沒到結束的時候。

從泥沼中綻放出的理性之光——貴志祐介


皇马街机电玩捕鱼 盛大线上娱乐 管家婆王中王开奖王开奖结果 天津时时五星综合图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开奖结果历史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 浙江福彩快乐十分走势图 今晚买什么特马买什么号码料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 上海快三形态和值走势图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号码 足球分析预测软件 MG电子4355 贵州块块3开奖 三分时时彩在线开奖 重庆时时免费计划 快乐扑克3玩法